直军简历 历史回顾:川军湘军谁更厉害?不好意思都被直军各个击破

发布时间:2019-11-05 12:00:28   来源:网络 关键词:直军简历
历史回顾:川军湘军谁更厉害?不好意思都被直军各个击破
本文关键词直军简历,获取更多五十五军简历、相关信息,请访问本站首页。
原文标题:历史回顾:川军湘军谁更厉害?不好意思都被直军各个击破
原文发布时间:2019-05-07 18:12:59
原文作者:啦啦啦小小宇。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原文作者,获取更多文章
如果您是原文作者,不同意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在我国军事领域流传着这样几句话“无湘不成军”、“无川不成军”、“无桂不成军”。这几句话讲的是湘军、川军、桂军或者说是湖南四川广西籍的士兵在军队中的影响力和作用。抗日战争中川军湘军桂军曾一起联合抗击日寇,保卫国家,为国家民族作出了巨大贡献。其实在抗日战争前的1921年川军湘军也曾联手,但这次联手并不是民族存亡的救国之战,而是北洋政府时期的军阀混战。让我们来一起回顾一下1921年夏秋之际的川湘鄂战争。

一、历史背景

1921年正值民国十年。彼时的中国正处于北洋军阀的混战时期。当时全国范围内最有实力的军阀群体为直系军阀、奉系军阀、皖系军阀。彼时的直系军阀占据了直鲁豫地区,又夺取了湖北、江西、绥远、江苏、陕西等省,势力极其强大。

历史回顾:川军湘军谁更厉害?不好意思都被直军各个击破

而彼时的湖北督军王占元就属于直系军阀系统。王占元这个人庸庸碌碌,但敛财却是一个好手。他本人天性贪财,而他自称自己是“白虎精投胎”,其非常善于搜刮钱财,在地方任上采用垄断军需物品的生产、私自开设钱庄倒卖黄金、倒卖铜元、设立公司出售皮件等手段花式敛财。而且他本人还是一个专横的武夫,在军队管理方面,也肆意克扣军饷。总之一切可以敛财的方式他都想方设法的做。而王占元在湖北督军任上横征暴敛,引起了湖北士农工商兵各阶层人士的不满。湖北的一些知名人士发起“倒王运动”,驱逐王占元。

1921年7月,湖北“倒王运动”领袖李书城致电湖北的两个邻省四川和湖南,希望他们出兵援鄂驱逐王占元。湖南督军赵恒惕认为有机可乘,出兵可以并吞湖北地盘,同时还可以借机扩大湘军的影响力,要知道民国时期的武汉三镇可是全国前五的大城市,港口航运汇集,货物贸易繁盛,同时当时的武汉三镇也是内地轻重工业最发达的地区,可是一块大肥肉。而与此同时四川军阀刘湘、唐式遵等人互争地盘,打得不可开交。正好这时湖北人联络出兵驱赶王占元,正中这些四川军阀的下怀,他们都想借此机会向外扩张,减少四川省内的内斗。

二、湘军鄂军激战,直军坐山观虎斗

1921年7月20日,湖南督军赵恒惕任援鄂总司令,以湘军第一师宋鹤庚为援鄂总指挥。

7月21日,湘军的两个师由岳州(今湖南岳阳)进攻湖北,王占元闻讯后急令鄂军第十八师的师长孙传芳为中路前敌司令、刘跃龙为左路司令、王都庆为右路司令。

7月25日,王占元调鄂西军往蒲圻(今湖北咸宁赤壁市)布防组织防御。

7月29日,湘鄂战事开始,湘军第二师鲁涤平在羊楼峒部击败鄂军朱大霈旅。

7月31日,湘军第二师鲁涤平攻占赵李桥,击败第十八师孙传芳部。

8月3日,孙传芳督第二师夺回赵李桥,击败湘军。

8月5日,湘军右翼击败蒲通镇守使刘跃龙,占领通城(今湖北通城)。

8月6日,中路防守的孙传芳实在顶不住了。湘军不仅人数众多,而且战斗力旺盛。最关键的是,孙传芳没有援军,孤军顶了整整8天,几乎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而援军却杳无音讯。万般无奈之下,孙传芳为了避免全军覆灭,只能选择撤退至蒲圻。至此,湖北防线中路的门户大开。

那么,王占元为什么不派出援军增援孙传芳呢?

原因很简单。湘军三路出击,王占元能用的部队都顶上去了,手里除了一个卫戍武汉的警卫团以外,再也调不出部队。当然,王占元也不是完全没办法,作为直系长江三督之一,他当然要向直系高层求救。说白了,就是向直系大佬吴佩孚求救。而吴佩孚在接到王占元的求救电报后,也立即派出直系主力第25师前往湖北,并且任命25师的师长萧耀南为援鄂军总司令。

历史回顾:川军湘军谁更厉害?不好意思都被直军各个击破


第25师无愧是直系精锐,7月27日抵达孝感,7月31日进抵武汉。王占元大喜,他立刻请求萧耀南率部增援羊楼司的孙传芳。当时的形势,只要第25师到羊楼司前线,那么湘军必败。一个孙传芳已经让他们手忙脚乱,加上一个萧耀南,湘军肯定扛不住。

可是,怪事出现了:一直行动迅速的直军第25师,到了武汉以后,就像换了一个人。萧耀南借口钱粮不足,就是不肯开拔去前线。王占元很快给25师补充了给养,但萧耀南还是借口天气太热,不肯开拔。不管王占元怎么说尽好话,萧耀南就是一步都不离开武汉。萧耀南为什么不进军?原因很简单,因为吴佩孚授意他,“坐山观虎斗”,准备鹊巢鸠占,联合湘军赶王占元下台。

王占元瞬间都快崩溃了。8月6日,他接到孙传芳抵挡不住的电报后,知道大势已去,于是在湖北军政联席大会上宣布辞去湖北督军的职务,黯然下台,告别湖北。8月7日,王占元被迫通电辞职。

三、直军湘军大战

眼见湘军赶跑,吴佩孚麾下的第二十五师萧耀南部立即入驻武昌,9日王占元被北京政府免职,11日王占元离武昌东去,因为他与张作霖过从甚密,所以他携带在湖北搜刮的大批财物逃往天津。

王占元离去之后,吴佩孚假意要和湘军和谈退军。他故意散布疑云,拖延时间,为自己的主力部队集结赢得时间。待吴军集结完毕之后,在和谈上吴佩孚和湘军督军赵恒惕撕破脸皮,双方继续开战。

8月22日,直军和湘军在军事要地汀泗桥展开激战。直军装备精良,炮火优势明显。湘军虽有人数上的优势,但被直军炮火打得抬不起头,寸步难行,一时之间,形势岌岌可危。已经上了火车,准备返回长沙的赵恒惕见到这个情况,不得不暂时放弃回去的计划,亲自到一线,组织了敢死队,并给每人20大洋的犒赏,让他们冒着炮火前进。此举果然奏效,湘军一举夺下直军阵地,并缴获直军的机枪4挺。直军被迫后撤,虽然湘军伤亡也不轻,但赵恒惕还是满意这个战果,然后坐火车返回了长沙。

但是直军于8月23日大举反攻,湘军猝不及防,汀泗桥阵地被直军夺回,双方伤亡都不小。24日,湘军反扑,依仗优势兵力,再次击败直军,夺回汀泗桥阵地。双方在汀泗桥展开拉锯战,汀泗桥简直成了血肉磨坊。25日,湘军包围了直军主力一个旅,但因为争夺直军的武器,湘军自己内讧了。直军趁机反击,湘军大败,向蒲圻和赵李桥方向撤退。

在这个关键时候,一直在观望的湘军右翼独立旅旅长易震东收了吴佩孚的5万大洋,看到湘军又败,便临阵倒戈,归降直军,导致湘军右翼也惨败,不得不往通城方向撤退。吴佩孚则抓住战机,命令海军在金口决堤放水,水淹湘军,导致湘军左翼也无法独立支撑,只能由嘉鱼往临湘方向撤退。至此,湘军左中右三翼都遭到惨败,全线撤退。

赵恒惕这回慌了,不得不再次赶到前线,亲手枪毙了两个擅自撤退的团长,又花了大把银元,这才暂时稳定了湘军,稳定了前线。此时,另一个危机产生了——湘军的子弹不够了。

湘军连番和鄂军、直军交手,已经疲劳到了极点。可直军的援军还在源源不断开往湖北,海军更是已经威胁到湘军的后路。在这种情况下,赵恒惕明白,自己很难打赢对直军的战争。他迫切希望结束了粤桂战争的陈炯明能迅速来增援自己,陈炯明也确实不负赵恒惕所望,迅速集结了粤军里的湖南部队,并配备了最好的武器交给洪兆麟指挥,立刻支援湘军。

可是,时间不赶趟,粤军的增援已经来不及了。8月28日,在7艘军舰的掩护下,北洋军第48混成旅,鲁军第1混成旅,鄂军第4混成旅总计2万5千人马,乘坐舰船,绕开前线正在和直军对峙的湘军主力,直奔岳州而去,抄袭湘军的后路。赵恒惕没有海军,江防薄弱,根本无法阻止直军的偷袭。当天下午4点,直军海军抵达岳州,岳州守军只有不到两个连,面对直军海军的炮击和2万多直军精锐,根本无法抵抗,仓皇出逃。岳州不战而下,本来在岳州督战的赵恒惕,也放下总司令的架子,连忙在卫兵的掩护下,逃往长沙。

虽然吴佩孚打赵恒惕打得非常顺手,眼看就要大获全胜,打下湖南全境了,甚至有望统一南方,完成袁世凯和段祺瑞都没完成的心愿。没想到,吴佩孚自己的后院却起了火。

奉系张作霖越来越嚣张,奉军大举进入关内。吴佩孚得到情报,在关内的奉军已达7万之众,甚至超过直军在直隶的驻军。面对这种情况,直系大老板、吴佩孚的顶头上司曹锟曹三爷却一让再让,这让吴佩孚非常焦虑。

吴佩孚屡次求见曹锟,并进言道:张作霖乃一土匪,如果曹使步步退让,会增长他的气焰,对我方不利。曹锟感慨道:我何尝愿意妥协退让,可南方战事紧张,你又时常不在,我如何强硬?

面对曹锟这样的说辞,吴佩孚无可奈何,只有下定决心,尽快结束湖南战事,早日抽身北上,对付越来越嚣张的张作霖。所以吴佩孚尽快和湘军议和,从湖南顺利抽身。

四、直军川军大战

就在吴佩孚和湘军议和完毕,准备北返之际,一直被王占元和吴佩孚忽略的川军却仍在鄂西。

早在1921年7月湘军大举入鄂驱逐王占元之时,正在湖南的川军将领熊克武就在联络川军援湘,刘湘正欲向外发展,乃组织援鄂军。

8月9日,四川援鄂军占领建利县。

8月12日,吴佩孚到达汉口掌握了湖北,湖南督军赵恒惕向川军求援。

8月17日,刘湘任援鄂军总司令,但自己并未出川,但懋辛为副司令兼第二路总指挥,唐式遵为第一路总指挥,潘正道为鄂西总司令,令川军沿长江进攻湖北。

8月19日,川军占领川鄂交界的重镇巴东。同时川军沿长江向湖北各地推进。

9月3日,川军占领宜昌对岸之葛道山,川军、鄂军在宜昌城外激战。

9月11日,鄂军直军组成的联军打退了围攻宜昌的川军。

9月12日,川军第二次进攻宜昌,再败鄂军,但仍未占领宜昌,吴佩孚向川军商和被拒。

9月13日,吴佩孚亲率援军到宜昌督战。

9月14日,吴佩孚乘坐楚泰舰赶往前线督战,指挥部队奋力击退先期威胁宜昌的川军,可未等直军喘息,川军南路一部又进抵宜昌附近的磨盘山,宜昌再次告急。

9月18日,吴佩孚在长江北岸架炮轰击南岸川军,南北两岸川军被迫撤退,9月22日宜昌之围遂解。

9月25日,援鄂川军退驻南沱溪。

10月11日,川军退出湖北巴东,13日鄂军夺回利川,11月16日,川军退出湖北建始,24日退出施南。11月下旬,刘湘又调集大军三路攻鄂,吴佩孚恐奉军南下和南军北进,遂与刘湘议和。12月21日,长江上游总司令孙传芳与刘湘代表议定了川鄂媾和约十七条。

1922年1月,刘湘与孙传芳结为兄弟,定下相互援助的密约,川军退回四川,3月7日川鄂和约正式签订,刘湘不再外图。

历史回顾:川军湘军谁更厉害?不好意思都被直军各个击破

五、结语

民国十年的这次川湘鄂战争以川军和直系军阀的讲话而告一段落。在整个过程中,吴佩孚的直军部队利用本方武器装备和人数的优势先后击败湘军川军,获得胜利。但整个战役都只是军阀混战的缩影,湘军和川军的战斗力并没有完全释放。如果川军湘军有同样的装备和后勤补给,不见得战斗力会输给直军。


原文标题:历史回顾:川军湘军谁更厉害?不好意思都被直军各个击破
原文发布时间:2019-05-07 18:12:59
原文作者:啦啦啦小小宇。

本文关键词直军简历,获取更多五十五军简历、相关信息,请访问本站首页。




本文关键词:直军简历
猜你喜欢
相关推荐: